汽车商业评论:汽车大佬的练摊儿往事

行业动态     |     2020-06-05
摘要:鼓励地摊经济不仅仅关系到城市的温度和烟火气,它还是最初级的商业形式。如果留意商界大佬们的成长史,很多都有过摆摊的经历,地摊成为他们人生中的商业启蒙课。产品、客户、竞争、利润这些大企业关注的关键元素都能在地摊生意中找到源头。

  一夜之间,地摊肩负“人间烟火”使命成为最火概念、最新风口,让霸榜几个月的直播瞬间失色。
 
  在汽车业,以“人民需要什么五菱就造什么”的五菱为首,各种地摊车横空出世,为地摊经济提供鼎力支持。
 
  刺激消费、解决就业、恢复经济是此次鼓励地摊经济最显著的目的。事实上,摆地摊作为门槛最低的商业行为、商业社会的毛细血管,古今中外无处不在。只是近些年国内一些城市片面追求“看上去很美”的城市管理,把地摊从城市中强行抹去。
 
  鼓励地摊经济不仅仅关系到城市的温度和烟火气,它还是最初级的商业形式。如果留意商界大佬们的成长史,很多都有过摆摊的经历,地摊成为他们人生中的商业启蒙课。产品、客户、竞争、利润这些大企业关注的关键元素都能在地摊生意中找到源头。
 
  仅汽车业,有过地摊经历的企业家就至少有鲁冠球、曹德旺、尹明善、李书福、李斌、何小鹏。
 
  小鹏汽车董事长、CEO何小鹏在微博上自曝:“我小时候帮爷爷摆摊卖过杂货,大学时帮爸妈卖过豆浆,最怕就是城管,最恨就是假钞。”
 
  蔚来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从6岁起帮外公放牛,在不贩牛的季节,外公就卖酒,他帮着收钱记账。
 
  这些都是典型的企业家幼年时改善家庭生活的方式,也是从那时开始,他们就与周围的普通人区别开来,商业思维融入日常生活,更有一些人直接从地摊中获得创业的第一桶金,拉开建立商业帝国的序幕。
 
  所以,城市恢复地摊不仅仅是一种经济刺激和人文关怀,它让一个商业社会重新拥有了最底层的土壤。它同时让一个城市、一个社会拥有了复杂度,而复杂度是诞生更多可能性的先决条件。
 
  让我们再次重温这些车界大佬人生中的摆摊时刻,谁知道今天的摆摊大潮中会不会诞生下一代商业大佬。
  李书福:街边给人拍照
 
  李书福造车之前,是一个典型乡村青年想摆脱种地命运的谋生故事。从小学起,他就开始为生产队放牛,每天赚一毛五分钱,一个暑假下来,能赚6-10元。当时,小学每学期的书本费才1.2元,学费是不要钱,所以和他的同学相比,李书福当时就很有钱 。
 
  1978年,他上初中一年级,那一年正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虽然他当时仍在快乐地放牛,但已隐约了解到农村土地可以承包经营,农民可以离土不离乡搞乡镇企业,甚至还允许搞个体私营经济。当时,他已无心上学,开始研究十一届三中全会相关的文件和政策。
 
  初中三年的学业他用了两年就完成,最后考上了路桥中学尖子班,进入高中。平常听见改革开放一些致富的消息,于是他对高中学习失去了耐心。人在学校,心在游离,引起他父亲的极度不满,几次受到惩罚。最终高中还没毕业,他就开始规划各种致富梦想。
 
  当时,家里有辆自行车,他向父亲要了几百元买了一台手提照相机,这样开启了他的移动摊位生涯。走街串巷,见人就问要不要照相。由于他服务热情,照相质量也不错,很快就赚了几百块,后来就开了照相馆。
 
  那个年代开照相馆必须要公安局批准,因为照相行业属于特种行业,当时李书福没有特种营业执照,多次受到教育与处罚,可能是因为他态度比较好,即便要求关门停业,照相馆仍坚持了将近两年时间。
 
  照相馆之后,李书福回收废旧电池,靠分离其中的金属赚钱;之后是给冰箱厂家提供配件,同一时代,很多人都是靠冰箱产业发家的,比如牟其中。冰箱配件厂因厂房问题多次迁徙,中间也出现股东意见分歧等,最后在1989年,李书福送给了当地乡政府。此后他去做了装潢材料和摩托车,最终在35岁时转型造车,进入汽车行业。
 
  刚开始做汽车的那几年,国家还不允许民营企业研究和生产汽车,拿不到造车资质。“轿车当时在中国来讲是一个贵族行业,像我们这些人是不允许进去的。”李书福在2011年接受《对话》栏目时说。
 
  当年,时任国家计委主任曾培炎去浙江台州考察,台州地方政府都不敢告诉他吉利造车的事,但后来还是让李书福去做了5-10分钟的工作汇报。
 
  李书福在现场说:“请您给我一次失败的机会,让我们试一下,如果造车失败了,我们就失败了,不会向您领导首长来为难,要求国家给我们补贴。如果成功了,我们可以向中国汽车工业提供一些经验,如果失败了,也可以提供一些教训。我们现在想尝试,您能不能给我们一次失败的机会?”
 
  这便是吉利汽车合规的开始,李书福也凭借天时地利人和让吉利集团成为了中国自主品牌的第一面旗帜。2019年,吉利集团以136.15万辆的销量高居自主品牌榜首。
  曹德旺:卖过烟丝、水果、木耳
 
  “玻璃大王”,福耀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曹德旺的经商之路就是从少年时期练摊做小生意开始的。
 
  15岁,曹德旺就开始帮着父亲做生意,最初是贩卖烟丝,从福州买回香烟,骑自行车100多公里,来回三天,运到家乡福清卖,从中赚取差价。后来又跟着父亲卖了三四年水果。但卖烟丝比卖水果赚钱,就又回去卖烟。最后,父亲被工商抓了现场,烟丝没收,自行车也被牵走,烟丝生意终结。
 
  这件事激发了曹德旺外出闯天下的决心。结婚后曹德旺用妻子带来的嫁妆,又借了些钱,做白木耳生意,从村里收购白木耳,坐火车到江西卖掉。但最后一次练摊,他的白木耳被以投机倒把的罪名扣下,后来还是公社开了证明才要回了卖木耳的钱。
 
  早年的练摊经历,锻炼了曹德旺的生意头脑,再后来,他开始做大生意,1976年与人合伙创办了乡镇企业高山异型玻璃厂,生产水表玻璃。1983年,曹德旺承包了连年亏损的玻璃厂。后来一个偶然机会,他得知汽车玻璃很贵,但只有进口的没有国产的,遂涉足汽车玻璃领域,决心为中国做一片自己的汽车玻璃。
 
  1987年,福耀玻璃成立。1993年,福耀玻璃登陆国内A股。经过多年的努力经营,如今,福耀玻璃已经成为中国第一、世界第二大汽车玻璃供应商。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211.04亿元。
 
  福耀集团真正推动了中国汽车工业在海外的发展,但曹德旺的成就远远超过汽车玻璃领域。在慈善领域,他的个人累计捐款已经达到120亿元,被称为“中国首善”。
 
  曹德旺说,“我的少年、青年时代经历了贫苦的时期,如果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我发展的平台。现在我赚到钱了,国家还存在贫富差距的问题,我要尽力帮助贫困人群。”
  尹明善:贩卖针线
 
  力帆股份创始人尹明善,1938年出生在重庆市涪陵区,父亲过早离世,家境极为贫寒。1950年,12岁的尹明善和母亲一起被下放到农村,不得不弃学从商挑起了养家糊口的重担。
 
  为了谋生,他做起了担货郎,看准山村居民很难买到日常生活最需要的针线,他从一个好心人那里借了5角钱,步行到城里批发针线,再回到乡下沿村叫卖。
 
  天生就有生意头脑的尹明善,居然每天能赚到三四角钱,不但能养活自己与母亲,还有节余。每天赚得的钱,买够米后就存起来作流动资本。几个月后,他就富裕得拥有了好几块钱。
 
  这段经商经历不但让尹明善品尝到了勤奋和智慧的乐趣,还通过买卖针线完成了最初的商业启蒙,学会了资金的调用和拆借。
 
  后来他考上了重庆最好的中学,在离大学生活只有一步之遥时,却因家庭地主出身先是被打成右派,后又被判以“反革命”之罪关进大牢,一坐就是18年。
 
  1979年,41岁的尹明善得到平反。1985年,47岁的尹明善创办了“重庆职业教育书社”,成为最早的重庆民营第二渠道书商,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1992年,尹明善已经成为重庆市最大的民营书商,他又开始了寻求下一次转型。54岁的尹明善在重庆郊区租下一间不足40平米的房子,招来9名员工,注册资金20万元,成立了轰达车辆配件研究所,立志“3年之内造出全中国最先进的摩托车发动机。”
 
  尹明善的发动机由于价格优惠,质量过硬,销量直线上升。截止到2001年,仅摩托车发动机,力帆就卖出了184万辆,收入超过38亿元,小车间也变成了“力帆集团”。当年,尹明善以5.2亿元的总资产,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
 
  2003年,力帆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摩托车生产商。在国内汽车价格也随之平民化,这使得汽车销量开始上升,到2002年力帆的摩托车事业增长出现停滞。
 
  在摩托事业的转型上,尹明善瞄准了更高水准的汽车。当时他说:“如果以前我是被生活的潮水裹挟着向前,那么现在,我该做自己真正的事业,手持长矛,向命运的风车挑战了。”
 
  同年,尹明善收购了重庆专用汽车制造厂80%的股份,后又增持到95%,“轰达”商标也彻底改为“力帆”,并开始在北碚建设轿车生产基地。
 
  2006年1月19日,第一辆力帆汽车力帆520在全球同步上市。不到一个月时间,尹明善便与俄罗斯、尼日利亚、阿尔巴尼亚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签下了力帆520的销售定单。后来的三年时间,力帆又先后上市了力帆320、力帆620。
 
  2010年,力帆登陆了上海证券交易所,成为了中国第一家上市的民营车企,比吉利、比亚迪都还要早,72岁的尹明善也因此成了重庆首富,身价超过110亿元。
  鲁冠球:支起修车摊 鲁冠球(中)
 
  1944年12月,出生在浙江萧山宁围金一村的鲁冠球从小就不“不安分、不听话”。青年时代的他想摆脱农民命运、当工人的渴望实在太强烈——城里不能当,就到乡下当;乡下不能当,就自己给自己当。
 
  渡过3年困难期后,国家重视农业生产,大兴水利。鲁冠球在钱塘江大堤上看到人力车和自行车来来往往,却不见修车铺,于是他就在江边堤坝上支起修车摊。生意时好时坏,但总比干农活收入高。后来,他还把修车铺搬到防洪堤外,建个草屋,晚上也能修车,还能多挣钱。
 
  钱塘江围垦工程结束后,车辆和人流明显减少,修车生意冷清下来。光靠修车圆不了当工人的梦想,也逃不脱“割资本主义尾巴”那张大网,鲁冠球再次收起工具回家。
 
  1960年代中期,中国开始大规模整顿农业,大力发展农村生产力。刚刚关停修车铺的鲁冠球恰好赶上这轮大生产,他发现村民的农具坏了,很难找到维修点,就决定开个铁匠铺,后来创办农机厂,初创时的第一件产品是犁刀,后来是汽车上的万向节。
 
  1980年代适逢国民经济调整,机械行业供大于求,仅万向节厂全国就多达50家,鲁冠球毅然放弃计划包销,直接面向市场自主营销,发动各路人马奔赴全国打探销路。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他们参加在山东胶南县举办的全国汽车零部件订货会。由于是计划外乡镇企业,没有入场资格,鲁冠球就把带来的满满两汽车产品摆到会场外推销。当会场内买卖双方因为价格僵持时,鲁冠球决定把价格调低20%,意欲薄利多销。结果这批积压货很快被卖出,获得销售收入210万元。
 
  从此,这家没有资格入场的乡镇企业抢走了各大国有企业的订单。凭着拳头产品“钱潮”牌万向节流向市场,度过生存期,国内市场被打开。
 
  在50多年创业史中,鲁冠球个人曾摆过自行车修理地摊,曾在汽车零部件展销会场外靠地摊一举成名,他的精神成为创业者的精神食粮。
 
  1984年,当摆过地摊的柳传志创办联想时,万向产品已开始出口美国;1991年当摆过地摊的马云开始创业时,万向总资产已突破1亿元,鲁冠球已登上美国《时代周刊》封面;1990年代当曾摆过地摊的联想柳传志、娃哈哈宗庆后、吉利李书福、阿里马云等崭露头角时,万向早已誉冠全球。
 
  2017年10月25日中午12时,创业一生的鲁冠球在杭州病世,享年73岁。一年后,他被评为“改革先锋”。两年后,他被评为“最美奋斗者”。
 
  鲁冠球这一生的创业经历,当工人,当老板,造车,造城,可谓名副其实的创业导师。在中国,如果鲁冠球自谦为“中国第二创业导师”,那么没人敢称“第一”。
 
  【兴迪源液压机设备优势】
 
  兴迪源机械以流体压力成形技术为核心,主导产品有:内高压成型设备、板材充液成形设备、管材零件液压成形设备、水胀液压成形设备、多工位连体液压拉深设备、四柱式液压机设备、框架式液压机设备等,并可按照客户的需求设计制造特殊的非标液压设备、非标油缸、非标液压系统和配备自动化传动系统。
200吨(t)快速金属三通管成形液压机
 
  兴迪源生产的液压机设备广泛用于航天航空、核电、石化、汽车配件、自行车部件、五金制品、仪表仪器、医疗设备、家用电器、家用器皿、卫生厨具等制造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