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营报车视界:造车新势力,还需要特斯拉来“屠杀”吗?

行业动态     |     2020-05-05
摘要:在经历了一番野蛮生长后,伴随着补贴政策的调整和疫情的叠加影响,大部分造车新势力企业也终褪去华丽的“外衣”,昔日明星相继陨落。加上全球电动车巨头特斯拉杀入中国,仅存的少数新势力车企的生存空间也被严重挤压。

  在经历了一番野蛮生长后,伴随着补贴政策的调整和疫情的叠加影响,大部分造车新势力企业也终褪去华丽的“外衣”,昔日明星相继陨落。加上全球电动车巨头特斯拉杀入中国,仅存的少数新势力车企的生存空间也被严重挤压。
 
  有业内人士分析,特斯拉将开始屠杀本土造车新势力,可是,以目前新势力车企本身所处的困境,他们的倒下,还需要特斯拉的这把“屠刀”吗?
 
  一、头部玩家“生意经”难念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对于造车新势力的头部阵营来说也是如此。
 
  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新造车阵营中的头部企业已陆续交付,但实现交付并不意味着高枕无忧。除去融资、产能难题外,造车新势力的盈利与品质问题也同样受到各方的关注。
 
  在蔚来2019年财报电话会议上,李斌直言“提高毛利率是蔚来汽车2020年的核心目标之一,供应链的优化、电池包成本的持续降低、生产规模的上升、管理优化带来的车均制造费用的下降,让我们有信心实现第二季度毛利率转正,年底毛利率达到2位数的目标。”
 
  不过,头部阵营玩家在变道加速的同时,相关产品的质量问题也频频发生,其中最常见的便是电动车自燃事件。
 
 
  2019年4月,西安蔚来授权服务中心一辆正在维修中的ES8发生燃烧。
 
  2019年5月16日,上海市嘉定区安礼路附近的一辆蔚来ES8出现自燃。
 
  除去量产交付产品的质量问题外,对于造车新势力头部阵营企业而言,大多还面临着高管流失的问题,许多造车新势力高管已回流至传统车企。
 
  2019年,蔚来汽车已经有包括联合创始人郑显聪、软件发展(中国)副总裁庄莉、CFO谢东萤等在内离职。近日,有消息称,蔚来汽车负责电动力工程团队的高级副总裁黄晨东将离职,任期到6月30号;用户发展副总裁朱江则预计将在5月底卸任,转任顾问。
 
  今年,威马汽车出行事业部总经理刘立群也于2月离职;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谷俊丽因个人发展及家庭原因,向小鹏汽车提出离职。
 
  针对新造车企业高管加盟传统车企的现象,有业内人士认为,这表明很多造车新势力发展遇困,前景存疑。与此同时,传统车企开始发力新能源,高管们在造车新势力积累的经验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二、第二梯队夹缝求生
 
  如果说还未实现量产交付的新造车企业正站在“悬崖”的边缘艰难求生,那么已经实现交付,交付量却难言乐观的新造车企业则更为尴尬,面临着前有堵截后有“追兵”的困境。
 
 
  以前途汽车为例,其是长城华冠的全资子公司,虽然已实现交付,但销量一直不佳,公开报道显示,自前途K50上市以来,其销量不足200辆,这使得母公司长城华冠承受不小的压力。亏损也由2000多万扩大到3.7亿元,被员工和供应商追着还债。
 
  此后,爱驰汽车也被传出降薪的消息,3000多辆的订单也迟迟未交付;天际汽车ME7今年能否交付还存疑;合众汽车哪吒U,由于供应链出现问题,生产不顺。
 
  游侠汽车
  奇点汽车
 
  更有甚者,游侠汽车、奇点汽车、绿驰汽车这些新势力车企成立多年以来还停留在PPT造车阶段,有的陷入“骗局”质疑、“欠薪”漩涡,有的因首款产品上市时间屡屡跳票,而被外界戏称为“跳票王”。
 
  诞生6年以来,本土造车新势力水平参差不齐,不仅被指缺乏核心竞争力,靠吃财政补贴续命,还不断爆出各种丑闻,在巨头特斯拉杀进中国市场后,甚至不需要举刀,有的本土新势力车企就先倒下了。
 
  三、补贴新政,特斯拉降价,新势力车企雪上加霜
 
  4月23日财政部、工信部、科技部、发改委四部委发布的《关于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该通知中规定,新能源乘用车补贴前售价须在 30 万元以下(含 30 万元)。
 
 
  5 月 1 日,特斯拉中国宣布,中国制造 Model 3 标准续航升级版的补贴前起售价从 32.38 万元降低至 29.18 万元,一口气便宜了 32000 元,再加上现有的 2.025 万元补贴,该车的实际起售价为 27.155 万元。
 
  事实上,开始降价的并非只是特斯拉。目前理想 ONE 补贴后全国统一零售价为 32.8 万元。补贴前售价不符合补贴新政的要求。对此,CEO 李想豪气地表示:“理想汽车的准消费者不用担心,补贴下降的部分我们自己承担,用户到手价不变。”
 
  此外, 广汽蔚来在 4 月 10 日发布的首款产品 HYCAN 007 PLUS 版车型的补贴售价刚好超过 30 万元,近日已经将价格下调到可以享受补贴的范围。
 
  有业内人士表示,特斯拉降价也许会倒逼着以蔚来、小鹏、威马、BBA(奔驰、宝马、奥迪)等为代表的新能源车企降价迎战,“我觉得拿不到补贴的车企,之后可能会跟着政策的指挥棒来走,会向政策靠拢。在我们国家,如果不按着政策走,就享受不到红利,也不能赢得市场主流人群。”
 
  再看特斯拉表现。
 
  不得不承认,特斯拉在中国的销量实在太猛。
 
  虽然国产化时间不长,但特斯拉已经远远甩开了其他国产品牌。来自乘联会的数据显示,特斯拉在今年第一季度的销量为 16680 辆位居新能源汽车销量冠军,是第二名的 2 倍还多。
 
 
  对于补贴新政,有分析认为,其中设置 30 万元的补贴门槛就是要将特斯拉排除在补贴范围之外,继续扶持国产新能源汽车品牌的发展。还特别提出提供换电的车型不受 30 万元这一价格限制,也是给了蔚来特殊的优待。总体而言,对于国产品牌的保护意愿不言自明。
 
  可没想到,特斯拉还是杀进来了——既然我的价格不符合补贴标准,那就直接降价吧。这对于国产新能源汽车而言,简直是一个噩耗。
 
  随着特斯拉降价,国产品牌的价格优势一下子荡然无存,那只能靠技术和产品去跟特斯拉对抗。
 
  但特斯拉毕竟已经有了 18 年的积淀,技术积累并非是国内造车新势力短时间内就能超越的。在理想汽车 CEO 李想看来,30 万元的补贴门槛对于国内纯电动品牌来说是“灭顶之灾”,会“精准助攻特斯拉打残国内的纯电动品牌”。小鹏汽车 CEO 何小鹏也在微博坦言, “15 万-40 万元售价的电动汽车竞争压力会明显加大”。
 
  更令对手恐惧的是,特斯拉还有进一步降价的空间。目前特斯拉上海工厂的零部件本地化率为 30% 左右。特斯拉全球副总裁陶琳向媒体表示, 受疫情影响,国产化率跟之前的计划有一些变化,但到今年底还是会实现大部分国产化。一旦特斯拉的零部件全部实现国产化,成本将会进一步下降。
 
  今年年初,以个人名义投资了理想汽车的王兴预测,造车新势力中最终只会留下 3 家。
 
  随着补贴的退坡和特斯拉入华,国产新能源车企是时候褪去以往的浮躁,开始认真思考如何活下去了。2020 年,绝大部分的造车新势力退场已成定局,这个现实无比残酷。
 
  【兴迪源液压机设备优势
 
  兴迪源机械以流体压力成形技术为核心,主导产品有:内高压成型设备、板材充液成形设备、管材零件液压成形设备、水胀液压成形设备、多工位连体液压拉深设备、四柱式液压机设备、框架式液压机设备等,并可按照客户的需求设计制造特殊的非标液压设备、非标油缸、非标液压系统和配备自动化传动系统。
500吨框架式金属挤压成型液压机
 
  兴迪源生产的液压机设备广泛用于航天航空、核电、石化、汽车配件、自行车部件、五金制品、仪表仪器、医疗设备、家用电器、家用器皿、卫生厨具等制造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