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汽车报:“逆行”天价收购,零部件巨头为何要“抢”这些企业?| 中国汽车报

行业动态     |     2020-04-18
摘要:疫情影响、市场滑坡、利润下跌,再加上欧美整车工厂近期阶段性停工减产,即使是业内的零部件巨头也感到了阵阵寒意。

  疫情影响、市场滑坡、利润下跌,再加上欧美整车工厂近期阶段性停工减产,即使是业内的零部件巨头也感到了阵阵寒意。
 
  近日,米其林拟以30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308万元)收购Enviro公司20%股份,为的是共享对方掌握的新技术。其实,今年以来,博格华纳、延锋、佛吉亚、采埃孚、克诺尔、英飞凌等零部件巨头,都先后花费巨资进行了一系列并购,成为行业中的“逆行者”。
 
  “零部件行业近来面临更多困难,相对于一些企业的降薪、裁员、破产,收购无疑是一条更好的出路。同时,零部件企业借此获得新的技术和市场资源,也有利于加速转型、提升竞争力。”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认为。
 
  一、电动化受青睐
 
  瑞典初创公司Enviro发明的新技术,可以用回收的废旧轮胎等重新制成原材料,并确保能源消耗降至最低。而米其林希望通过收购,将上述技术与自己的技术相结合,生产出更高质量的产品。
 
  技术与市场,是形成企业竞争力的两大要素,通过收购,来实现“1+1>2”的效果,是许多零部件巨头收购的初衷。因此,即使在资金吃紧、很多项目压缩的情况下,收购却是暗流涌动,电动化等先进技术成了收购舞台上的“主角”之一。
 
  
  1月28日,博格华纳宣布已与德尔福科技达成最终交易协议,以约3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34亿元)全股票交易形式收购,目标是加速电气化转型,打造全球领先的动力公司,为轻型车和商用车制造商及售后市场提供服务。其中,德尔福的电驱动系统产品包括DC-DC转换器、在线充电器、电池管理系统、软件等优势,可与博格华纳的电子涡轮增压器、P2混合动力模块、高压PTC加热器、电机、电池包、“三合一”电驱动系统等形成合力。
 
  而延锋汽车饰件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延锋)收购安道拓持有的延锋汽车内饰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延锋内饰)30%股权,于2月2日达成一揽子协议。延锋拟出资3.7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6.44亿元),完成此次收购。有意思的是,2015年,延锋重组原江森自控(现安道拓)全球汽车内饰业务,并成立延锋内饰,延锋和安道拓分别持有延锋汽车内饰70%和30%的股权。交易完成后,延锋内饰将成为延锋全资子公司,由此可以获得海外布局决策权,加速全球化进程。
 
  2月下旬,佛吉亚官方透露,在获得相关监管机构的批准后,已经完成对SAS的收购,以2.25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7.52亿元)从大陆集团购回剩余50%的股份。SAS是佛吉亚与大陆集团于1996年成立的合资公司,主营业务为内饰模块组装以及物流运输。
 
  二、自动驾驶价更高
 
  一年前开始的采埃孚收购威伯科的“大戏”也即将圆满结局,收购股价总值约7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70亿元)。双方将联合成为全球性商用车技术集成系统供应商,合并后的销售总额将达约40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3078亿元)。此前的2015年,采埃孚完成了对美国天合的收购。随后,2016年收购德国激光雷达公司Ibeo40%的股权,2017年收购超高频雷达制造商Astyx约45%的股权,2019年收购乘员识别软件公司等,由此使采埃孚快速切入自动驾驶技术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克诺尔集团将从威伯科手中收购Sheppard公司。收购何时完成,取决于采埃孚对威伯科的收购进度,但估计也是好事不远。克诺尔集团是全球领先的商用车制动系统制造商,Sheppard主要开发汽车转向系统及相关产品,两者结合可谓强强联合。
 
  而英飞凌收购赛普拉斯,这项价值1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95亿元)的交易于近日完成。近年来,以英飞凌、恩智浦、瑞萨等为首的汽车半导体企业,以及高通、英特尔、英伟达等芯片企业,几乎都有收购的案例。2016年7月,英飞凌以8.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0亿元)的价格,从美国LED大厂科锐公司手中收购其Wolfspeed功率和射频业务部门;当年10月,英飞凌又收购了荷兰MEMS设计公司Innoluce;2018年2月,英飞凌收购了Merus Audio公司,进一步巩固了英飞凌在人机交互领域的技术优势。收购赛普拉斯完成后,英飞凌在全球汽车电子市场份额或可达到13%,成为最大汽车芯片商。
 
  三、收购破解难题
 
  “不难发现,这些收购基本聚焦于电动化、智能化、自动驾驶、芯片等先进技术领域,而且大都是为了补齐短板,其实这都是这些企业为了凝聚更强的市场竞争力。”中国市场学会营销专家委员会秘书长薛旭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认为,除了这些有实力的零部件巨头,中小型零部件供应商的生存更值得关注。
 
  近日,跨国零部件巨头奥托利夫等已经宣布,撤回其2020年业绩预期,取消原定的分红。由此可见,巨头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如何“过冬”成为业界共同思考的新课题。与零部件巨头相比,中小型汽车零部件企业的压力更大。代表欧洲中小供应商利益的欧洲汽车供应商协会提出,要确保各国政府对大型车企的支持能够流向中小零部件企业。“我们希望整车制造商能够坚守对一级供应商的付款承诺,一级供应商也要保证对所有供应商按时付款。”该协会主席穆夏(Thorsten Muschal)表示。
 
  “正如米其林收购Enviro股份,收购也许对零部件中小企业是一件好事。”薛旭认为。的确,近年来,收购正在成为零部件行业愈演愈烈的一种潮流。普华永道此前发布的《全球汽车零部件行业深度整合》报告指出,2019年全球汽车零部件并购交易总额预计将达44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114亿元);在之前的四年中,已有三年的年度交易总额突破5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539亿元)。通过收购,一些零部件中小企业也获得了新生。
 
  “疫情加车市逆境、‘新四化’转型压力以及全球化布局亟待提速等多重考验之下,汽车零部件企业的收购,既意味着优势互补、抱团取暖,也是共同联手、剑指未来的选择。”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顾问杜芳慈向《中国汽车报》记者表示。
 
  【兴迪源机械简介
 
  兴迪源机械(Xingdi Machinery)是一家专注流体压力成形技术的锻压设备制造企业。自2007年创立以来,兴迪源机械一直致力于内高压成形的技术创新和产品研发。主营产品范围从生产普通液压设备,现今发展至生产、研发国内顶尖流体压力成形技术的锻压设备。
伺服框架式液压机
 
  目前,兴迪源内高压成形智能设备已运用在制造航空、航天、核电、石化、汽车、摩托车、自行车业的沿构件轴线变化的圆形、矩形或异形截面空心构件以及管路配件的生产制造中。同时也适用于生产航空飞行器上轻体构件有空心结构框架、发动机上中空轴类件、进排气系统异型管和复杂管件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