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汽车报:前所未有的“集体停产”!疫情横扫全球汽车业…… |中国汽车报

行业动态     |     2020-03-30
摘要: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内大流行,越来越多的跨国整车和零部件厂商被迫停产。截至3月19日,全球范围内已有大众、丰田、雷诺-日产宝马、通用汽车、福特、戴姆勒、本田、菲亚特克莱斯勒等多家主流跨国汽车集团宣布关闭部分工厂,受波及的工厂数量上百家。

  编者按: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范围内迅速蔓延。如果说1~2月在中国暴发是疫情发展的第一阶段,那么进入3月以来,疫情在海外持续扩散则是发展的第二阶段。3月11日晚间,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在日内瓦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构成全球性大流行。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28日8时36分,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已达595800例,其中死亡27324例,治愈130915人。中国以外已有54个国家和地区确诊超过500例。目前全球已有200个国家和地区(不含“钻石公主”号邮轮)出现新冠肺炎病例。
 
  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内大流行,越来越多的跨国整车和零部件厂商被迫停产。截至3月19日,全球范围内已有大众、丰田、雷诺-日产宝马、通用汽车、福特、戴姆勒、本田、菲亚特克莱斯勒等多家主流跨国汽车集团宣布关闭部分工厂,受波及的工厂数量上百家。本报特别策划“疫情之下看全球汽车”专题报道,全方位解析疫情对全球汽车业带来的巨大影响。
 
  本就不平静的全球汽车业正遭遇新冠肺炎疫情的重创。新冠肺炎病毒正直击欧洲、北美及日韩等全球汽车产业中枢。
 
  1个月前,现代汽车韩国蔚山工厂因有员工被确诊患新冠肺炎而暂停生产。1个月后的今天,疫情在全球迅速蔓延,使包括欧洲、北美、日韩在内的全球汽车制造厂陷入前所未有的“集体停产”状态。
 
  一位跨国汽车零部件公司亚太销售总监这样描述当下的情景:时间仿佛静止了,冻结在历史洪流之中。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记者发稿时,包括大众、戴姆勒、宝马、通用、福特、菲亚特克莱斯勒(FCA)、丰田、本田、日产、沃尔沃、雷诺、现代在内的主流跨国车企均因疫情蔓延而被迫暂时关停在全球的多家工厂,暂时停产的汽车工厂及零部件供应商已超过100家,而这一数字在全球疫情并未得到控制时仍将继续增加。疫情之下,全球汽车产业链运转紊乱。
 
  一、欧洲:汽车工业几近停滞
 
  由于欧洲疫情快速蔓延,防控形势日益严峻,众多欧洲车企和零部件供应商宣布停工以应对疫情。毫不夸张地说,欧洲汽车业正接近停摆。
 
  1)意大利:“超跑之乡”受重创
 
  作为欧洲疫情的重灾区,为抑制疫情扩散,意大利政府宣布,从3月10日起至4月3日封锁全国,意大利也成为全球第一个因新冠病毒而全国封锁的欧洲国家。素有全球豪车尤其是超级跑车生产基地之称的意大利,汽车工厂陆续关停。
 
  3月13日,大众集团总部宣布,为降低新冠病毒传播风险,位于意大利北部工业区博洛尼亚市的兰博基尼总部将停产近两周,至少关闭到3月25日。兰博基尼首席执行官斯特凡诺·多梅尼卡利在一份声明中称,在目前所处的特殊情况下,暂时关闭工厂是对社会和员工负责。后续工厂何时恢复正常运转,将根据疫情控制的实际情况作出灵活调整。
 
  3月初,法拉利方面曾表示其在马拉内罗和摩德纳的工厂仍未停产,但一线到岗工人数量已“降至最低”,另外其他岗位员工暂时选择远程办公。随后,法拉利宣布,从3月16日起工厂将暂时停产至3月27日。
 
  对于小批量生产的超跑车型来说,停产导致的直接损失以及对后续交付带来的负面影响可观。据悉,受疫情影响,目前供应链暴露出的问题很可能无法支撑后续恢复生产。除了超跑制造商外,FCA(菲克)也在3月11日暂时停止了意大利4座工厂的运营,这4家工厂的年产量累计达60万辆。
 
  此外,产业链上下游也因疫情而停止运转。意大利轮胎制造商倍耐力在一名员工检测出病毒阳性后决定减产;意大利汽车设计公司Giugiaro在2月底也因员工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后将位于都灵的办公室暂停办公;意大利最大的汽车经销商Autotorino旗下所有门店也暂停营业至4月3日。
 
  由于意大利形势仍然十分严峻,呼吸机短缺,法拉利和FCA日前正在与该国最大的呼吸机生产商希尔灵工程公司协商,以帮助其提升呼吸机的产能。希尔灵目前已经将产能提升至以前的4倍,但仍然捉襟见肘。该公司首席执行官Preziosa表示,汽车行业和呼吸机行业有些技术和原件是通用的,都高度依赖电子元件和气动元件,因此希望车企能伸出援助之手。
 
  2)德国:世界汽车重镇停摆
 
  当地时间3月15日,德国宣布为降低疫情扩散风险,从3月16日起与奥地利、瑞士、法国、卢森堡和丹麦5国边境实施管控。作为欧洲乃至全球汽车工业的中心,疫情笼罩下的德国汽车制造业,停工、停产也成为主旋律。
 
  据外媒报道,在德国,宝马慕尼黑总部以及大众集团沃尔夫斯堡总部、奥迪英戈尔施塔特总部相继有员工确诊新冠肺炎,因此包括大众、戴姆勒和宝马在内的头部跨国车企集团都相继关停了包括德国本土的欧洲多家工厂。大众集团宣布,受疫情扩散影响,从3月19日起,其在德国及欧洲多处工厂暂时停产两周。大众汽车集团管理董事会主席迪斯在3月17日的财务年会上称,大众集团在意大利、西班牙、斯洛伐克和葡萄牙的工厂已经暂时停工,涉及兰博基尼、大众乘用车等品牌。从3月23日开始,大众集团在欧洲的绝大多数工厂将停工2~3周。3月19日,保时捷也宣布自3月21日起暂时关闭在德国祖文豪森和莱比锡的两个工厂。
 
  3月17日,戴姆勒集团决定暂停其在欧洲的大部分生产,时间暂定为两周。戴姆勒方面坦言,目前的状态下全球供应链无法得到充分维护。3月18日,宝马集团董事长齐普策在年度财报新闻发布会现场透露,受疫情影响,宝马计划暂时关闭欧洲和南非工厂,预计持续4周至4月19日。而自3月中旬开始,这几家车企都陆续向非生产一线的工程师及管理人员发送邮件,告知其除有必要情况外,需尽可能居家远程办公。这一举措普遍成为疫情期间汽车制造商们的首选,但这将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企业的管理、研发及正常运营效率。
 
  为缓解疫情为企业带来的负面影响,德国政府宣布了一项大规模财政援助计划,在疫情期间给予企业包括推迟税收、提供不设上限的贷款等措施,以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3)英国:汽车制造业加速衰退
 
  受疫情影响,英国汽车制造业正在加速衰落。在疫情暴发之前,英国汽车业就因该国正式脱欧而深受其累,其中本田早就宣布将于2021年关闭英国斯文顿工厂,日产在英国最大的工厂缩减产能,英国最大的本土汽车制造商捷豹路虎也宣布大规模裁员。
 
  疫情肆虐,让英国汽车业更是“难上加难”。3月16日,标致雪铁龙(PSA)集团宣布,将临时关闭其在欧洲的工厂直至3月27日,其中包括其英国工厂。PSA集团旗下子公司沃克斯豪尔也宣布旗下工厂停产停工。同时,PSA集团旗下15家工厂将陆续关闭,涉及法国、西班牙、德国、英国、葡萄牙、波兰、斯洛伐克等多个国家。3月18日,日产发布声明称,暂时关闭位于英国桑德兰的工厂。日产桑德兰工厂也成为英国境内继PSA、沃克斯豪尔以外,第三家宣布因疫情暂时停产的汽车工厂。劳斯莱斯从3月23日起暂停英国古德伍德工厂的生产,该厂有2000名员工,其中大部分都是生产一线工人,非生产人员则继续保持远程办公。3月20日,本田也宣布关闭斯文顿工厂直至4月5日。
 
  为了应对疫情,英国政府呼吁包括福特、本田、劳斯莱斯、迈凯伦等在英汽车制造商转产包括呼吸机在内的医疗设备。车企可根据自身情况参与呼吸机及其他医疗设备的设计、采购、组装、测试和运输。
 
  据外媒报道称,多家车企已证实英国政府确实已经向企业发出转产呼吁,但本田称转产需要考虑现有工厂是否有空间容纳和开辟生产呼吸机所需的新生产线。福特相关负责人表示,企业正在讨论英国政府的这一呼吁。即便车企转产呼吸机及其他医疗设备,如何转产、需要哪些零部件和认证,车企尚不清楚。还有英国媒体认为,医疗设备的标准和法规很严格,呼吁车企转产呼吸机和其他医疗设备需谨慎,这样的做法并不现实。
 
  至于欧洲其他国家,汽车生产基本上也处于停滞状态。3月17日,法国政府出台“禁足令”,并关闭边境15天。本土车企雷诺和PSA同样相继宣布在法停产。雷诺暂时关闭在法12家工厂涉及1.8万名员工,而尚未确定具体复工时间,使其走出疫情阴霾“遥遥无期”。此外,包括大众集团旗下西雅特品牌、福特、日产、雷诺在内的多家车企也相继宣布暂时关停西班牙工厂。
 
  二、北美:停产博弈 难逃关厂
 
  北美的情况并没比欧洲好多少,3月中旬以来,由于当地疫情逐渐升级,除了“美国三大”——通用汽车、福特、FCA外,本田、奥迪、丰田等多家位于北美的工厂也陆续停产。
 
  1)美国:车企与工会“停产博弈”
 
  当地时间3月18日,“美国三大”——通用汽车、福特、FCA发布消息称,受疫情影响,将关闭其在北美的所有工厂,停产状态将持续到3月底。“美国三大”全部停产,将使美国15万名汽车从业者受到影响。
 
  此前,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曾呼吁这3家车企停产两周,但他们当时并不太愿意接受。福特方面曾拒绝工会呼吁的停产要求。3月中旬,“美国三大”的高管都曾表示,其在美国工厂的生产均未受到疫情太大影响。随着疫情的蔓延,“美国三大”与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成立了应对疫情的特别行动小组,加强对工作区域的管控、筛查、清洁和消毒。计划赶不上变化,由于疫情发展实在太快,再加上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的压力,这3家车企最终还是决定关闭北美工厂。
 
  日前,本田总部宣布,受疫情影响,从3月23日起暂停北美工厂生产6天,并减产约4万辆汽车。同时本田还暂停了北美变速器和发动机工厂的运营。本田暂时关闭的工厂包括美国俄亥俄州、印第安纳州、阿拉巴马州等地的工厂。除了本田,奥迪、丰田、日产以及现代汽车都表示将陆续关停美国工厂,以应对疫情蔓延。
 
  据外媒报道,3月17日,特斯拉位于美国本土的工厂仍未停工,员工可以选择远程办公,但生产、服务和交付工作仍未停摆。首席执行官马斯克称,他本人还会继续工作。3月19日,特斯拉位于加州弗里蒙特的工厂仍未停工,有报道认为这一举动违反了当地上午“停工令”。在各方压力下,特斯拉于3月20日宣布,将暂停加州弗里蒙特和纽约一家工厂的生产,其他工厂将继续运行。
 
  与英国政府类似,美国政府也在呼吁车企转产呼吸机及其他医疗设备。通用、福特方面表示将尽可能响应政府的号召,马斯克也表示特斯拉将加入其中。与此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启动《国防生产法案》,届时可直接采取行政权力,强制企业完成生产订单。
 
  事实上,即便不停产,美国汽车产业链也因疫情变得脆弱,美国本土汽车制造业也面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窘境。有分析机构预测,受疫情影响,美国汽车市场今年全年销量将同比下跌至少9%。而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将至少持续到2021年。
 
  2)加拿大、墨西哥:供应链紊乱导致停产
 
  受疫情影响,本田北美工厂从3月23日到3月31日削减一半产能,为此,除了其在美国的多家工厂暂时停产之外,本田在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工厂也将暂时停工。与此同时在北美的变速器和发动机工厂也暂停运营。本田方面称,在此期间将继续全额支付所有员工的工资。丰田和日产也陆续暂时关闭了在北美的工厂。
 
  除美国本土工厂外,福特在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工厂也于3月19日同步停产。3月19日,奥迪宣布其位于墨西哥普埃布拉州的工厂于3月23日~4月13日暂时停产。与全球很多国家和地区的情况类似,因疫情导致供应链紊乱,零部件供应不能充分满足正常生产运营,以及市场的不景气,依旧是停产主因。
 
  三、亚洲:韧性强劲 逐步恢复
 
  从整体来看,现阶段,亚洲主要国家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以中国为代表,汽车厂商正在有序复工复产,但供应链仍受到疫情冲击。
 
  1)中国:复工复产有序推进
 
  从2月中旬以后,中国境内的汽车制造商陆续复工复产。早在2月17日,大众在华的14家工厂已恢复生产。迪斯表示,在中国,大众合资企业的主要工厂均在较短时间内复工复产,而且中国用户的购车意愿正逐渐复苏。
 
  宝马在华合资公司华晨宝马位于沈阳的生产基地也在2月实现复产,终端销售服务层面,目前85%的宝马集团在华经销商已经恢复营业。齐普策不否认疫情将对上半年全球车市产生负面影响,但他表示,从长远看,电动化和智能化的转型仍是大势所趋,高档车细分市场持续增长的潜力仍然不变。
 
  同样,北京奔驰也已在2月10日进入复工状态。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康林松表示,目前旗下很多经销商也已逐步恢复运营,在特殊时期奔驰将通过进一步拓展线上销售和服务等措施满足客户的用车和服务需求。
 
  此外,湖北省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湖北省内的整车及零部件企业也将复工复产提上日程。3月中旬,包括东风乘用车、武汉神龙汽车和襄阳神龙汽车,以及武汉捷众、东风模冲等多家位于湖北的整车及零部件企业提交的复工申请已获批;3月16日,东风本田总装生产线恢复生产……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截至3月11日,23家汽车企业集团(年销量占比超过96%)复工率为90.1%,整体复产率超过40%,员工返岗率77%。包括长安、奇瑞、吉利、江淮、华晨、重汽、宇通、金龙、陕汽等18家整车企业已全面复工。截至3月9日,13家主要零部件企业集团有6家已全部复工,其中5家复工率超过80%。
 
  尽管已经陆续复工,但受疫情影响,当前整个产业链实际复产率并不高,中国汽车产业和市场仍未完全恢复到正常运转状态,企业面临的压力不小。
 
  对此,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向政府相关部门提出轻型车国六标准和道路运输车辆达标车型标准适当延期实施的建议,并呼吁相关政策也应进行相应调整。3月18日,中国工信部推出四项举措助力车企复工复产。
 
  2)日韩:灵活调整生产节奏
 
  在日本,日产曾于2月14日起暂停九州工厂两条生产线,2月17日暂停了一条主要生产出口汽车的生产线。本田则因中国零部件供应商停产减少其在埼玉县两家工厂3月的汽车产量,减产时间为期1周左右。
 
  日前,日本汽车协会会长、丰田汽车社长丰田章男表示,疫情对全球汽车行业的生产和销售都产生了很大的冲击,但日本汽车企业会尽一切努力确保汽车生产维持正常状态。他还表示,受供应链和市场需求波动的影响,丰田会灵活调整生产状态,但一定不会停产。此外,本田也表示将采取放缓某些车型生产节奏的方式加以应对。
 
  在韩国,现代蔚山及牙山、华城等生产基地也逐步恢复运转,而疫情期间的产量根据市场需求和零部件供应情况进行弹性调整。起亚在韩国本土的工厂也已复产。但零部件企业尤其是中国零部件企业的暂时性断供,一定程度上也牵绊着亚洲乃至全球汽车工厂的正常复产。
 
  另据韩国媒体报道,今年2月,韩国汽车产量同比下降26.4%,创下1999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的历史新低,预计3月产量会更低;2月国内汽车销量同比下降18.8%,出口下降25%。受疫情影响,韩国汽车产业正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
 
  3)印度:零部件供应受阻
 
  在印度,随着疫情的蔓延,福特和沃尔沃等汽车制造商陆续启动远程办公。从3月16日开始,福特已经要求大部分印度员工进行远程办公来降低病毒传播风险。沃尔沃汽车印度公司也已要求员工在家办公,塔塔汽车也宣布,总部和地区办事处的办公室职员也将在家办公。值得一提的是,印度汽车制造商协会和汽车经销商协会联合会已向最高法院提出延长BS6排放标准的实施。
 
  本月初,印度政府表示,为了缓解新冠肺炎疫情对于印度国内汽车供应链的负面影响,计划安排从中国空运零部件。据消息人士透露,印度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协会已经联系其成员,评估哪些零部件供应短缺,以及适合空运的零部件种类。印度汽车行业在汽车电子元件、压力传感器和喷油器等零部件上严重依赖中国。近年来,印度从中国进口的零部件总价持续攀升。2019财年,印度从中国进口的汽车零部件总价值高达46亿美元,占印度零部件进口的1/4以上。
 
  3月11日,印度汽车制造商协会表示,疫情将对印度汽车制造商的生产产生重大影响。该协会表示,汽车零部件供应的中断可能会严重阻碍所有细分市场车型的生产,包括乘用车、商用车、三轮车、两轮车和电动汽车,其中电动汽车受到的影响更甚。据悉,印度当地生产的电动汽车近80%的核心部件依赖进口。
 
  【兴迪源机械简介
 
  兴迪源机械(Xingdi Machinery)是一家专注流体压力成形技术的锻压设备制造企业。自2007年创立以来,兴迪源机械一直致力于内高压成形的技术创新和产品研发。主营产品范围从生产普通液压设备,现今发展至生产、研发国内顶尖流体压力成形技术的锻压设备。
框架式内高压成形液压机设备
 
  目前,兴迪源内高压成形智能设备已运用在制造航空、航天、核电、石化、汽车、摩托车、自行车业的沿构件轴线变化的圆形、矩形或异形截面空心构件以及管路配件的生产制造中。同时也适用于生产航空飞行器上轻体构件有空心结构框架、发动机上中空轴类件、进排气系统异型管和复杂管件等。